• 用电出问题就找网协员 绵阳探索“村网共建”电力服务

  • 发布日期:2020-09-13 05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考虑到电力工作的专业性,此次选拔的50名网协员,都年富力强、有一定威望和较高文化程度,90%以上都是村社干部。

最近几天,潘春林忙着和梁光辉对村里农户安装漏电保护器的情况进行排查,督促村民安装。“这几天连续降雨,一旦漏电,后果可能非常严重。”在此之前,梁光辉想要入户排查非常困难,“村民都不认识你,说了也没人听。”

这次排查,潘春林亮出新身份:网协员。今年5月,国网绵阳供电公司在游仙区率先开展“村网共建”试点,探索建立“电管家” “网协员”农村电力服务新模式。5月28日,公司与游仙区政府签订框架协议,游仙供电公司与3个试点乡镇签订合作协议,在50个村选拔了50名网协员。潘春林是其中之一。

建立“电管家” “网协员”农村电力服务新模式

“我们明确提出要推动其他的公司、项目加入‘村网共建’,但不拘泥于‘六网’。根据村里实际情况,可以搞‘两网合一’‘三网合一’。”梁红梅说,切忌政府大包大揽,搞“一刀切”。

“我们将安全风险小、技术门槛低的信息类业务,交给网协员实施,包括电力设备运行状况收集、供电服务需求对接等。”国网绵阳供电公司副总经理高俊说,网协员“动口不动手”,有一定危险性的专业工作由“电管家”去做。公司根据村社规模、工作质效等差异,按照每月平均每个村400?600元的补贴标准支付给镇政府,再由其考核到村。

这样的思考显得水到渠成:网协员走村入户,可及时掌握和回应群众各类诉求,发现并处理各类不稳定苗头,在农村各项要素保障方面,有更多的文章可以书写。但在现实推进中,尚有不少障碍需要跨越。

我省开展镇、村建制调整改革后,如何做好“后半篇”文章成为一大课题。尤其在农村要素保障方面,长期存在“企业想管不能管、政府能管难以管”的尴尬局面。为破解这一难题,国网绵阳供电公司探索“村网共建”等村级建制调整后的电力服务模式。汪华友3人在这个大雨倾盆的早上串起的链条,正是这一模式的一次微循环。

前不久,中国通信服务绵阳分公司与洛水村达成协议,加入“村网共建”,由潘春林为其提供信息服务。该公司与绵阳安州区也在商谈合作,之后可能在安州区的20个村开展全面试点。

8月16日清晨,绵阳暴雨如注。“大水进了提灌站,马上淹到电机了,搞快来看一下!”一大早,绵阳市游仙区仙鹤镇洛水村村民汪华友就发现了险情,急急忙忙给村党委书记潘春林打电话。潘春林又马上联系“电管家”梁光辉。“水淹到哪里了?不要引起主线短路,我马上就到!”20分钟后,梁光辉骑着电瓶车赶到提灌站。

不同于供电只有一个主体,农村的水、气、邮政快递等,往往由多个企业负责不同的村社,要整合“六网”,让网协员发挥更大的作用,难度不小。

“这事是我们去促成的。我们的想法是,不断地拉新朋友进入这个‘朋友圈’。”高俊说,“村网共建”不是“村电共建”,“这个‘网’,不只是电力,而是包含了水电气邮路通等要素保障的‘六网合一’‘多网融合’。”

“随着农村要素保障的半径扩大、服务人群增加,我们一直在思考,如何让服务‘下沉’,保证服务不减。”游仙区委组织部副部长梁红梅说,从试点两个多月的情况来看,这项工作解决了百姓的实际问题,夯实了基层政权基础,密切了干群关系。

目前,游仙区政府从履行“管电”职能出发,将逐步推行有执法权限的部门现场处置权下放到镇(街道),推进工信部门电力设施保护、电力执法、电力施工协调等职能下放到镇,依托网协员队伍落地落实。

而“村网共建”的另一项实际意义,也将逐步显现。“以前,村镇的产业规划和电力规划是脱钩的,哪里要拆、哪里要建,我们并不清楚,电线拉好了又改,造成资源浪费。”国网绵阳供电公司农电管理工作负责人牟卫东说,基于网协员的信息双向传递,将有效推动电网规划建设与乡村规划和产业发展的精准匹配。(记者 张?希)

上下班路上顺手拍拍电线杆、变压器,把照片发给梁光辉,成了潘春林“履职”网协员后新的工作日常。“平时帮独居老人在手机上交交电费;遇到暴雨等极端天气进行电力设备巡查、及时发现问题,解决问题的时间可以从过去的五六个小时缩短到20分钟。”潘春林说,现在村里每家每户都知道他是网协员,用电出问题就找他。

再过几天,潘春林作为网协员的职责又将增加一项:协助中国通信服务绵阳分公司的工作人员,对全村通信设施进行巡查,沟通报告相关问题。

整合“六网”,让网协员发挥更大作用

要是在过去,汪华友可能在提灌站苦等几个小时。